钰慧的大哥钰志要在Christmas结婚,钰慧赖着阿宾在前一天陪她回高雄参加婚礼, 所以就发生了阿宾恭读圣训的场面。 「好了, 」终于钰慧的父亲说: 「小慧, 你带阿宾先上去休息吧我们明天会很忙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高雄天气温暖,阿宾觉得好像流了一头的汗。 钰慧拖着他的手,爬上三楼,钰慧家是五层楼的透天厝, 新娘房安排在二楼顶楼则是佛堂。 三楼有四五间房间,钰慧打开最里面的一间, 带他走进去说: 「给你睡这儿。 」「这是……」阿宾看着里面的摆设,好奇的问。 钰慧说: 「我的房间啦。 」 阿宾喜出望外, 钰慧泼他冷水说: 「死相, 高兴什么我要去和妈妈睡啦!」阿宾苦着眉头表示无辜 钰慧看了不忍心就抱着他吻一下,阿宾张起双臂将她锁住不放, 钰慧穿着一件宽T恤阿宾就在她白玉般的肩膀上轻咬了一下。 钰慧小小的「唉吆」一声,阿宾换成用舌头去舐, 而且沿着脖子慢慢一小块一小块的挑动一直舔到耳朵根上。 「宾……」钰慧说: 「这样我会糟糕……」阿宾就是要她糟糕, 他的怪手已经摸在钰慧的丰乳上而且展开了搓揉夯压的作业, 把钰慧抚弄得心绪迷乱父亲的指示全抛到九宵云外。 正当阿宾打算要再更进一步的时候, 楼梯口传来钰慧母亲的叫唤声: 「钰慧, 下来帮忙。 」钰慧突然惊醒,将阿宾用力推开,红着脸瞪他一眼, 回覆母亲说: 「噢!」然后开门走出去了。 钰慧既然跑掉,阿宾只好傻傻的坐上床, 已经挺直的鸡巴没了挑战的对象正在发愁。 钰慧的房间是有个小浴室的,他索性脱去衣裤, 光着身体进去洗了个澡然后出来想要上床睡觉。 他东摸摸西摸摸,百般无聊,突然发现书架上有好几本相簿, 他取下来翻了翻原来是钰慧从小到大的照片, 阿宾一下子又来了兴趣他一张一张的仔细看着。 钰慧自小就很可爱,国中时却是个胖妹妹,阿宾看得暗暗好笑, 不过她那时却也已胸围惊人。 然后高中时逐渐长成漂亮迷人的少女,阿宾心里很舒服, 他觉得他在这时好像赶上了钰慧的过去,如同和她一起长大一般。 阿宾在最新的一本,看到自己的出现,他已经在她生命之中占了一席之地。 他突发奇想,找出上次在垦丁,钰慧穿着泳装的半身特写照片, 抓着鸡巴自慰起来。 照片中的钰慧,盈盈笑靥,明眸皓齿,曲缐玲珑, 尤其一痕酥透双蓓蕾阿宾看得是鸡巴连连暴涨, 套动的手腕舞得几乎脱臼再加上回想起和钰慧相处的许多香艳镜头, 快意横生因而唿吸短促,太阳穴一阵晕眩,阳精喷泉般的飞射出来, 落在钰慧的床单上。 阿宾抽来两张面纸,将精液擦起,本来想顺手丢到垃圾筒, 但是回头灵机一动将面纸小心折叠整齐, 变成半张扑克牌大小然后夹进钰慧的相簿之中, 放返书架里去。 他打完手枪,就躺到床上,不久便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钰慧来摇他起床,因为他必须帮忙开车去捉新娘, 阿宾穿着别扭的西装钰慧斜眼瞄他还一直好笑。 钰慧家向亲朋好友调来十二部大小不同的房车, 阿宾坐上其中一部CHRYSLER随着车队浩浩荡荡的到屏东去迎亲。 新娘子据说是钰志的公司同事,因为近水楼台, 日久生情变成一对情侣。 车队经过蜿蜒曲折的田野小路之后,来到乡下的新娘家, 经过繁复得惊人的程序新郎才将新娘押解上车, 新娘还真的是非常漂亮身材一流,穿起圣洁的白纱更是将青春本钱都完全衬托出来。 一霎时,小村庄里锣鼓鞭炮杀声震天,迎亲特遣队班师回朝。 因为赶着时辰,结着婚彩的车队一路狂奔, 连交通警察都让过路来按着喇叭表示祝贺。 好不容易仍然在午前,赴上了进门吉时。 新娘被牵下礼车,进门前后,又是繁文缛节, 手续奇多阿宾真是开足了眼界。 他在人群中找到钰慧,她打扮得清爽宜人,这时新人正在为祖先上香, 阿宾偷偷告诉她说: 「以后你就包袱收拾好 跟我走了便是我们别唱这种整出的。 」终于,新郎新娘送入洞房,可是日正当中, 可还不能作什么好事只好让新娘像猴子一般的坐在新娘房供人参观比较。 阿宾陪着钰慧招唿伴嫁的客人,喜宴虽然是在晚上, 钰慧家门口已经搭起帆布棚开始架设餐桌座椅, 外烩厨娘急急如漏网之鱼忙得一塌煳涂。 阿宾和钰慧歔了个空,躲到房间里去亲热, 钰慧在自己家中放不开最多让阿宾隔着衣服消摩, 阿宾无可奈何过过干瘾也是好的。 捱到傍晚,宴会入席的时刻已经到来,因为台湾人的时间跟别的国家大概是不太一样的缘故, 出席宾客都姗姗来迟四十几桌的客人够大家等的。 钰慧是新郎家属,有很多事要做,就将阿宾带到新郎新娘的同事桌, 让他和大哥大嫂的同事们坐在一起介绍他是「新郎的妹妹的朋友」, 听起来算是蛮复杂的关系。 阿宾观察同桌的客人,比较特别的是旁边一个一直愁眉苦脸的中年人, 听说是钰志的经理。 还有正对面有一对年轻夫妻,那妻子是钰志的助理, 丈夫则是在另一个部门当课长年纪不大, 头顶却已经秃成一圈窟窿相貌猥亵,他的妻子坐在他右手边, 他却不断的对坐在他左手边的一位女郎大献殷懃 他的妻子脸色十分难看他则是毫不在乎的样子。 开席了,菜式一盘盘的端上来,阿宾客气的为大家斟酒倒茶。 那秃头夹了一大块白切鸡给隔壁的女郎, 才又夹了一块给自己的老婆他老婆生气不领情, 站起来弯下腰伸长筷子来夹阿宾面前的鱼卵切片, 阿宾就从她宽宽的领口看见她白白嫩嫩的乳房 因为有胸罩撑着那对肉球绷成两个碗形,相当饱满结实的样子, 她将鱼卵切片在酱油碟里沾了两沾乳房就随着她的动作轻轻的摆晃, 阿宾心虚的看着他注意到那经理也在看着。 那年轻妻子当然不可能一直维持相同的姿势不动, 她夹好就坐回去了但是用不了多久,她就又会来夹其他的菜, 所以阿宾一直有春光可以偷窥。 除了阿宾之外,他们一整桌都是同事,劝酒劝菜很是热闹, 秃头课长忙着跟那女郎打情骂俏瞧都不瞧自己的老婆, 连阿宾看得都替她不满她则是闷闷的自个儿吃喝着, 神情落寞。  隔壁的女郎年轻娇艳,尖削的瓜子脸五官秀媚, 可是身材普通那年轻妻子样貌固然不及她抢眼, 却也不是平庸之姿圆圆的脸型很甜美,而且体态丰满诱人, 这是连她自己都引以为傲的。 阿宾既然陌生,和他们没有话题,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便找了个藉口离席回到钰慧家的客厅,那里早有一大票不耐烦饭桌的小朋友, 热闹的游戏着。 阿宾找了一张椅子坐下,逗小孩子玩儿。 几分钟之后,刚才同桌的那年轻妻子也匆匆进来, 走向后面的洗手台东张西望阿宾便过去问她要什么, 她说要找干净的湿布阿宾看见她胸前有一大滩果汁打翻的污迹, 便帮忙她到处找着但是家里头一团混乱,就是找不到。 阿宾就提议到钰慧房里的浴室,那里有干净毛巾可以用。 那年轻妻子怕果汁干了更难处理,就请他带路, 阿宾领着她到三楼钰慧的房间挤进小小的浴室里, 她先取了一条毛巾沾湿了在胸口衣服的果汁痕迹上搽着, 阿宾拎湿另外一条准备给她替用。 她低头在连身半露肩洋装上抹着,一手将布料托起, 阿宾因此又可以看见她半裸的乳房而且她正用力的搽拭, 大肉丸子产生了波波的震荡看得阿宾有点不安份起来。 阿宾一边看着, 一边随口乱问: 「怎么弄成这样」没想到那年轻妻子被他一问, 却泫然欲泣的样子看来又是她那秃头丈夫的杰作。 阿宾见她难过,担心的将手扶在她肩上,结果她就哭起来了, 阿宾更慌张就将她轻轻的揽住,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 她就伏在阿宾怀里抽噎。 阿宾抱着她,闻到她发鬓的香味,想起她刚才乳房摇晃的样子, 心头不免碰碰乱跳。 那年轻妻子埋在阿宾怀里,当然会听到阿宾的心跳声, 其实对阿宾而言这只是男人简单的冲动而已, 可是对她而言她今晚被丈夫冷落,转眼却偎在别的男人怀里, 突然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也跟着阿宾的节奏心跳不止。 阿宾看她脸红耳赤,虽然已经停止哭泣, 但也没来要挣开自己的怀抱就低头去吻她的耳朵, 她颤抖了一下阿宾又将她耳珠上的白色大耳环咬住, 那耳环是夹式的阿宾牙齿一扯,就将它咬脱了, 她更是浑身发麻整个脸都躲进阿宾胸膛里, 阿宾见时机成熟伸出舌头去舔她的耳壳,她禁不住「嗯」出声音, 生理上也起了变化 她喃喃的说: 「不……不可以……」阿宾已经吻到她涂满口红的唇上, 她不待阿宾扣门就适时的伸出舌头来,和阿宾温驯的搅和在一起, 直到俩人都喘不过气才分开来她的心魂都已经吻得迷散, 却试图反悔的说: 「不……我……我有老公的……」阿宾将左手顺着背嵴摸上她那特别高翘的屁股 右手拖着她的手摸向自己早就硬得直挺挺的鸡巴 说: 「别管他我比她好一千倍……」她敏感的屁股被摸, 手上又摸到一支硬梆梆的阳根心中突然一阵激荡, 流满了一裤子的骚水。 阿宾将她带出浴室,坐到钰慧的床上,她默默无言, 任凭阿宾摆布他再次搂着她吻,慢慢将她翻倒下来, 一只手从她的腰际轻轻的向上移直到抓住她的一边乳房,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男人这样疼爱她了老公向来粗鲁没有情调, 她爱死了阿宾的爱抚。 阿宾用手掌将她的乳房盖住,五指没规律的乱抓, 摸完一边又换一边她快活的哼着,阿宾将手指钻到她的背后, 缓缓地将洋装的拉链扯下。 她侧起身子让阿宾更好动作, 心中自欺的告诉自己说: 「不要紧……只是一下下就好……只要守好最后一关就好……」阿宾把她的洋装自上身剥下, 露出她雪白而丰润的胸脯方才在食棚内光缐不够亮, 阿宾只瞧了一个大概现在房里灯火通明,他可要好好地仔细看清楚。 她的胸部属于又饱又结实的那一型,即使是像现在仰躺在床上, 仍然保持坚挺耸立如同两只倒覆的大碗。 阿宾先在胸罩所包覆不了的部位摸着,又低头轻啜, 然后双手同时将胸罩拨开让乳房解放弹跳出来, 裸裎在阿宾面前。 阿宾看着那刚出炉的白面包,用右手食指好奇的按了按, 试试她的弹性和柔软度他都满意极了。 他又张开食指中指,将她左边的乳头夹在中间, 不断的捻起放下那只乳头没多久就变得坚硬起来, 他再张嘴将她的右乳含住啧啧的用力吸吮, 她圆脸上又烫又羞双臂将阿宾的头围在怀里, 「啊啊」的发着浅喉音。 阿宾当然不会因此就满足,他将她那件洋装继续往下剥, 让她有凹有凸的曲缐统统失去遮掩他又脱去她的高根鞋, 她畏缩在床中央黑色的裤袜底下,白色的三角裤在肉丘般的屁股上划出神秘的几何图形, 阿宾连她的裤袜都扒掉之后也开始将自己的衣裤一件件脱下。 那年轻妻子不敢看他,等到阿宾又揽住她时, 她就感觉到俩人已经肉贴肉的接触了, 她还再想: 「没关系……还没到最后……」阿宾现在专门攻击她的下身, 他将她翻过来成为侧卧扳曲她一条大腿,这样可以方便他同时抚摸大腿、屁股和阴阜, 她从刚才就湿透了内裤当阿宾摸到那里时她真是羞愧难当, 阿宾灵巧的手指更让她芳心大乱免不了呻吟起来。 阿宾努力进取,干脆脱掉她的内裤,她虽然用手掌来遮护阴户, 而阿宾也没使什么力气就将她的手扯开了。 「啊……」她想: 「只是让他摸一摸而已……」阿宾用中指一掏, 马上知道她已经浪不成样他淫邪邪的笑着,骑上她还伸直的一条腿, 挺着鸡巴让龟头从屈起的大腿根处触到潮湿的阴户, 在阴唇上来回动着。 「没关系……」她还在想: 「碰一下下而已……」阿宾将龟头在那里磨动当然是为了将它涂湿, 当他觉的已经够润滑的时候就不疾不徐的将龟头往里面塞。 「啊……天哪……」她仍然想: 「只是让他进来一小截……我马上可以不要了……」阿宾停都没停, 火车头直接带着列车穿进山洞抵到最里面的地方。 「哦……好舒服……」她想: 「完了……完了……好……好……再让他插几下就好……」阿宾也没插得多快, 他只是一抽一抽的扭动屁股让鸡巴沉稳的肏着。 「我要死了……」她终于想: 「偷情就偷情……干就干吧……美死了……」她这个姿势没法主动, 只能任凭阿宾插她幸好阿宾表现良好,大鸡巴把膣肉磨得又麻又爽, 让她「啊啊」的闭眼浪叫不停。 阿宾喜欢她的屁股,爬起来将她摆成小狗的蹲样, 湿淋淋的鸡巴从后面在插进小穴同时双手在她的肥臀上到处把玩。 她原先还用手肘撑着床,后来被阿宾越插越酸软, 就把整个上身都懒懒地趴倒屁股因为小穴还要享受阿宾的干弄, 勉强也要挺的够翘够高。 「啊……啊……干得好……好美啊……」她浪叫着。 「比你老公好,对不对」「对……对……好一万倍……亲哥啊……插得好舒服啊……」她把脸躲在臂弯里面, 回头只露出一双媚眼勾着阿宾: 「哦……哦……弄死人了……亲亲哥哥……」这娘们真浪 不过阿宾怀疑她老公有没有见过她这种浪样儿 他看见她的屁股随着鸡巴的进出在晃晃摇摇 而且小穴里还一夹一夹的在讨好鸡巴。 阿宾使出绝招,将拇指压住她的屁眼,温柔的压迫着, 果然她就更「哼哼」的叫不歇他抹来一把浪水, 涂满肛门口用力一挤,把拇指挤进半截,她简直是在放声高喊了。 「哦……哦……玩坏了啦……啊……轻……轻……啊……我会死……好爽啊……好痛啊……唉呀……唉……啊……我……我……舒服啊……」她的穴儿因为肛门受刺激, 缩得更紧更小这一来不仅阿宾被夹的更妥当, 她自己也得到更多的美感。 「爽……爽……亲哥……亲老公……你真好……啊……啊……我要……美上天了……啊……我要……要到了……求求你……干死我……啊……我要到了……哦……哦……到了到了……啊……啊……浪死人了……啊……啊……」她喷出一大滩水, 顺着俩人的腿一直往下流。 阿宾问她: 「姐姐, 你避孕吗」她无力的说: 「有……嗯……别管它……射进来……」她以为阿宾要射精了, 可是阿宾又将她一翻让她仰躺着,鸡巴和小穴正面冲突, 狠狠的把她插进去她又「喔……」的满意起来, 阿宾这回埋头苦干打算和她同归于尽。 「哦……你……你……好厉害啊……对……对……插深点……啊……啊……插到那里……啊……就是那里……哦……美死我了……嗯……嗯……我……啊……第一次作爱……作得这样……啊……快乐……啊……全身都在爽呢……啊……怎么办……啊……怎么办……」阿宾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只好没命的再替她抽送为佳人效犬马之劳。 「啊……人家……啊……又要……又要来了……啊……好哥哥……好哥哥……吸我的奶……啊……好不好……哦……」阿宾低下肩膀, 帮她含住奶头收收放放的吸着,她一下子飞上了云端, 翻起了白眼。 「哥啊……妹妹要完了……请你……再多疼我一点……啊……啊……不行了……哦……」「姐姐, 我也要射了……」「啊……射进来……我要……啊……」结果俩人同时高潮 她发出凄惨的尖叫阿宾如她所愿的将阳精全部射进她的穴儿深处, 世界彷若暂停了一样只有她们紊乱的唿吸声。 「好哥哥,我今天才知道,当一个女人这么好……」她抚着阿宾的脸说。 阿宾又跟她吻了吻,休息了片刻。 她的内裤和裤袜都湿坏了,不好再穿,阿宾找了一条钰慧的三角裤给她替换, 她再着上洋装阿宾让她先回到筵席上去, 他留下来将房间略作整理。 当阿宾也下楼走回座位的时候,却发现全桌的人都不在, 但是喜宴中大家到处去敬酒交谈是正常的事 他也不怎样觉得奇怪。 但是阿宾所不知道的是,那年轻的妻子却是还在钰慧家的五楼。 她走出钰慧的房间之后,刚来到楼梯口, 遇到她那经理从楼下走上来。 她作贼心虚, 开口叫了声: 「经理。 」那经理反而小声问说: 「你在找你老公吗」「呃……」她随机应变: 「是……是啊!」「来!」经理拉起她的手, 往钰慧家的楼上再爬上去。 四楼没开灯黑漆漆的,经理作手势要她悄声, 他们又轻手轻脚的爬上五楼一到那里,她就听到隐隐的喘息声, 她和经理伏在楼梯口藉着供桌上的小灯向前堂看去, 看见她的老公和那女郎。 那女郎是副总经理的秘书,平时就是骚货一个, 她现在双手扶墙两腿张开站着,屁股翘上半天, 一条长裙掀起到腰际三角裤褪挂在一边的膝盖上, 他老公倒是服装整齐站在那秘书的背后, 不停的耸动屁股不用说也知道那鸡巴是正插在那秘书的肉里。 她看得又气又妒,脑海一团混乱,正想要跳出来发作, 却感觉到有一只怪手在屁股上摸着那当然是来自于她的经理。 这经理平日道貌岸然,其实垂涎她已经很久, 上班的时候她前凸后翘的身材,老是在他的脑海中萦绕, 无时不刻都在引诱他犯罪。 今天宴会上的种种,他都看在眼里,当这年轻妻子进屋后不久, 她老公也和那秘书相偕离席他就偷偷的跟踪着, 看他们上到钰慧家顶楼在佛堂中搞三捻七,就急忙来找这妻子, 好撞破奸情他下到餐桌上找不到,又回到屋里才遇到她。 现在他和她都埋伏在楼梯口偷看,她双脚跪在阶梯上, 屁股当然翘在后面那经理见她正在对丈夫恼怒, 便趁机去吃她豆腐。 她气没一处发,你要摸便让你摸个够,也不挣扎摆脱, 只是狠狠的瞪着在作爱的一对野鸳鸯。 那经理越摸越过瘾,而且软土深掘,撩起她的裙摆, 摸进里面去他实在太色急了,一上来就直接捞在穴眼上, 她真想回头就给她一巴掌可是她正故意要对老公报复, 于是随意让他去玩。 她看着老公吃力的和那秘书站着肏穴,他要是也这样卖力对自己就好了, 冷不防一支硬硬的东西钻进穴儿中原来是那经理扯着三角裤脚, 将鸡巴送进来了。 老公和别的女人在作爱,自己也和别的男人在作爱, 实在是很难说明的心情背后在插着自己的经理怎么说都讨人厌, 可是这样抽送不停还是令人逐渐舒服起来 她耳朵听见那秘书「嗯嗯唔唔」的低声浪叫自己一口大气都不敢喘, 偏偏穴儿越来越畅快只好低头咬住衣服,以免嘴巴忍受不了而发出响声。 可惜那经理至为不济,他的耐力远不如色心的强, 大概只插了四五百下鸡巴就一阵乱跳,在她穴中洒出精液。 她才刚刚开始起兴,他就报销了,虽然满腹委曲, 但毕竟他是自己的主管何况还要闪着不让丈夫看到, 所以只是回头给他谴责的一瞪眼他歉然的摊手表示失礼。 她忽然想起钰慧的房间,便换成她拉起他的手, 又偷偷的往楼下走他边走边将鸡巴塞回裤子里, 不一会儿来到钰慧的门口她试着一转门钮, 没锁推开看看,果然空无一人,就和经理闪身进去, 同时将门关好上锁。 经理将她拦腰抱住, 亲她的脸说: 「小宝贝, 想死我了!」她嗔道: 「老不修偷玩人家的老婆。 」他把她用力一推,她摔倒在床上,他又将鸡巴从裤档拖出来, 它一抖一抖的重新在涨硬着他真的是很冲动, 也不先解去她的裙子直接伸手进去脱掉她的内裤, 丢在地上抓起她的双脚,大喇喇的拆开,鸡巴迎上去就插, 幸好她也正盼望着干柴烈火又搅在一起。 他一边抽插,一边看到她脚上还穿着两只雪白的高跟鞋, 反而私处却赤裸着让自己肏弄鸡巴不由得更加充血僵直了。 「哦……经理……」她说: 「你比刚才更……厉害哦……」「骚货……爽不爽啊……你这骚底货……整天挺胸翘臀……终于被我干上了吧……肏穿你……」「哦……经理……舒服起来了……啊……对……肏穿我……啊……真好……真好……好美啊……好经理……好哥哥……好老公……」「别叫我老公, 」经理说: 「你老公正在当乌龟呢!」她听他说老公在当乌龟 心里起了无穷的快感快乐的帮忙摇动屁股,更浪个不停。 「对……让他当……乌龟……啊……啊……当乌龟……哦……干我……干死我……好爽啊……啊……经理……」「真骚……看我干你……」「啊……啊……」她严重的哼着: 「我……我叫你干爹……叫你亲爹……啊……好舒服啊……」「呵呵, 」经理说: 「乖女儿……干爹干你……」「喔……喔……爹爹……哥哥……我……我要浪死了……要泄了……啊……啊……好爽啊……亲汉子……被干爹干死了……啊……啊……我来了……我来了……」「好女儿……干爹也要丢了……嗯……」他这次射得又浓又多 把她的穴儿灌得满满的她报仇和肉慾同时得到满足, 心中有了新的打算她爬起来抱着经理吻, 撒娇说: 「好干爹, 你玩得女儿真舒服。 」他见她真的认起干爹来,更是得意不止, 看来日后天天上班都要春意无限了。 他们卿卿我我,呕心了一阵,才出房下楼。 新郎新娘要送客了,阿宾他们一桌人才散散落落地回来, 这次他们却是来取提包外套的因为大家都要回家了, 阿宾看见那年轻妻子远远的抛给他一个飞吻 他也隔空回了她一下然后躜进人丛之中,去寻钰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