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大学联考的成绩单,可以确定的考上某私立大学,三年来高 中所背诵的东西,终于可以抛到脑后了! 上了大学果然不一样,从新生训练开始各大社团就开始拉客了,不能免俗,大学 三大必修学分之一怎么可以不修呢? 于是加入了号称女生最多的美术社和吉他社, 为什么加入呢? 为了学美术或吉他吗?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啦! 果不其然女生是很多,但是心同此理,男生更多,再加上学长,僧多粥少,看来要 完成恋爱学分是不大可能了! 美术社的新生中,由于人数众多,有几个美女也不是奇怪的事,许雅琦就是其中 之一,她是中文系的学生,由于家住中部所以住在学校附近的学生宿舍,也许是因 为宿舍很无聊吧! 所以常常看她下课就到社团教室熘鞑,但大概是个性内向所以都 只敢找学姐或是女生说话,刚开始时还有很多学长或是男生想要亲近她,但是到后 来都因为她的内向、有意无意的避开和不喜欢开口说话,让愈来愈多人打退堂鼓转 向其他的目标攻击。 照往例各社团都会有迎新的活动,美术社当然也不会有例外,由于美术社是比较 文静的社团,所以每年的迎新活动就是聚餐而己,不像登山社去爬山或是舞蹈社开 迎新舞会那么有趣;今年的迎新活动选在离学校有一段距离的「庞德罗沙」,大概 是有点远,所以来的人不多,再加上天公不作美下起雨,所以来的人只有二十位左 右而己,但是值得安慰的是女生比男生多,而且许雅琦也有来,想想真是来对了! 活动结束后,天空仍然下着大雨,而住宿生只有许雅琦一人,再加上只有我开车 来参加活动,学姐们怕她一人回去有危险又看我脸孔看似忠良,所以命令我开车送 她回宿舍,虽然脸上假装委屈,但是心里确小鹿乱撞高兴的要命。 一路上由于两人互相都不太熟,所以都一直保持令人尴尬的沈默,心想「不行! 太难受了,而且这种机会不会再有了」,还是硬着头皮说点话 「嗯....我叫MICKEY.......妳叫许雅琦是吧?」 「嗯! 你可叫我小琦就好了」 凡事起头难,为了打破这种沈默,先是自我介绍,嘘寒问暖,闲话家常,再来说几 个拿手的笑话,这一连串下来虽然她的还是话依然不多,但是在她白析脸上确堆满 了难以见到的笑容和浅浅而柔细的笑声。 到了学校附近,由于她的宿舍在巷子内车子不好开进去,加上天空仍然下着雨, 她又沒有带伞,在这种种的天时地利人和之下只好送她到宿舍门口了,一路上由于 雨太大,有藉口可以顺手就搭着她的肩膀以免被雨淋湿;心念意转于是冷不防的就 用手搭着她的肩膀,她似乎有点震惊,肩头抖动了一下,但并沒有反抗的意思,只 是低头不语,此时用眼角的馀光偷偷瞄了一眼她低着头的脸,看的出有微微的红晕 耳朵也己经像红透的苹果,看来她是害羞了,些许的雨滴从她白净的脸上滑下,昏 暗的路灯映在她脸上,过肩的长髮因雨水而有点点光亮,略感纤弱的身形依靠在的 身旁,此时此景将使任何男人都会想有要保护她的慾望。 「谢谢你送我回宿舍,真是麻烦你了」 「不用客气! ....」 「你全身都湿了,雨下着正大,要不要上来坐一下,等雨小一点再走」 「嗯....好吧!!」 自从送小琦回家后,我们之间的关系愈来愈拉近了,从无所不谈的朋友,渐渐成 为亲密的男女朋友,这之间的转变看在美术社中原本对小琦有意思的学长和同学们 眼中,真是出乎意料之外,谁也沒想到外表忠厚的我竟然扮猪吃老虎。 因为家住台北,所以只要一有空就带小琦到台北近郊各处去玩,几个月下来不管 是阳明山的夜景、淡水河边的星空还是沙伦海滩的海潮声,都有我们的足迹走过; 一天晚上,从沙伦海滩回台北己经是半夜二点多了,送小琦回宿舍,走过无人的小 巷加上时近深秋,不知怎么着此时特別感到寒冷,想必小琦也是一样的感觉的吧, 于是脱下身上的薄外套往小琦身上披,小琦似乎感到心中一阵暖意,身体靠了过来 轻轻的依偎在我身边,直到宿舍门口才慢慢离开! 「今天我玩的很高兴,妳呢?」 「嗯! 我也是......」 此时二人四眼相对,感到小琦深遂美丽的双眼正熘熘的转着 「很晚了外面很冷,你......要上来吗?」 「嗯....可以吗?」 「沒有关系,上来喝杯咖啡暖暖身再走好了」 进到小琦的房间,虽然不是第一次进来了,但是每次来总会感到有一种女孩特有 的奇异香味飘来;小琦的房间扣掉浴室大约有八坪大小,再加上一个床、书桌等 等杂物己经沒有多少空间了,但倒是整理的很干净舒服,果然是女孩子的房间 喝完咖啡,很有默契的二人再度四目相接,在片刻的沈默后,虽然心理想走, 但是脚确不听控制,索性股起勇气开口徵求小琦的同意 「小琦....我....可以留下吗?」 「.........」 「可以吗?」 「嗯.....」 在深秋的夜里,二个人睡一张单人床上,虽然有点挤但是倍感温暖,翻了个身看见 小琦白里透红的脸,樱桃透红的小嘴,微微闭着的眼睛,髮际传来阵阵的髮香,不 禁往她的双唇吻去,只听到她喉咙传来一下非常短暂的闷哼声,似乎被这无法防备 的举动所震惊,但却又沒有反抗的意恩,只是顺从着我的唇而反应;从我的唇传来 一种软软的像是豆腐或麻薯的感觉,但是又沒有豆腐的冰冷和脆弱或是麻薯的黏滞 感,虽然这不是我们之间第一次亲吻,但是确是第一次有如此深的感觉;小琦依然 闭着双眼,而我左手确己经不听使唤的往小琦的睡衣里探索,先是轻轻抚摸着肚子 ,再缓缓的往乳房上伸去,此时可以感觉到小琦的心跳加快了许多,唿吸也开始急 促,直到手摸到小琦的酥胸,意外的感到一手难以掌握,比想像中还要大而且丰腴 ,当然右手也沒有闲着,开始解开小琦睡衣的扣子,当解到第三颗时突然小琦把手 靠过来似乎要阻止我继续解扣,但又放弃了;打开睡衣看到小琦穿着一件少女用的 胸罩,平时只看到衣服以外的肌肤,就己经如此雪白了,如今看到衣服内的肌肤, 更显得白细柔嫩,轻轻的解下胸罩,感到二颗富有弹性的肉球併跳出来,一时间令 我暂时停止了唿吸但心却跳的飞快,眼神不想离开此时的美景,开始把双手往小琦 的双乳轻轻抚摸,先是轻轻着像是轻抚着水面,再慢慢加一点力,由于无法一手掌 握,因此抚摸起来格外酥柔,看着小琦紧闭的双眼和满脸的红晕的可爱样子,双唇 又不禁往脸上凑去亲吻,先是脸颊,再是耳垂,当用舌头碰触到耳垂时,小琦不禁 叫了一小声,看来这是她的性感带之一,再慢慢的往下亲吻粉颈,一直到双乳,看 着小琦的乳晕,小小的一圈带着少女的粉红色,非常好看,令人忍不住想吃一口, 于是顺势的就往小琦的酥胸亲吻,并用舌头慢慢的轻舔双乳上的二颗樱桃,小琦似 乎还不习惯,用牙齿轻咬着自己的下唇,喉咙闷哼了几声,而我仍然肆意的轻舔着 二颗硕大而丰满的双乳,并且悄悄的把手往小琦的睡裤伸去。 我平静的褪下小琦的睡裤,她并沒有反抗,而且很合作的弯曲一双粉腿,以方便 睡裤的褪下,小琦的内裤和一般少女的沒有二样,但是在大腿根部似乎己经湿了一 片,于是我股起勇气把手慢慢的伸进去小琦的内裤内,并温柔的拿下小琦的内裤, 此时小琦的身体己经完全的裸露在我的面前,晶莹雪白又带有一点红嫩的肌肤,在 微微的灯光下依然是显得那样吹弹可破的感觉 「可以吗?......」 这时小琦慢慢睁开双眼似乎一时沒有会意过来这句话的含意,当她会意过来时,脸 上又是一阵红晕! 「可以吗?......」 小琦并沒有回答,只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头于是我把她的双腿温柔的分开,手指往小 琦的阴户慢慢划圆,再轻轻移往里面的小阴唇上下动摇,并不时的转动小玉珠,以 增加淫水的分泌湿润阴道,另一只手则伸往小琦的双乳搓揉,只听到小琦的鼻息声 愈来愈大,并小幅度的扭动小蛮腰似乎想要跳脱,不时也可以听到小琦喉咙传来的 闷哼声;等待时机差不多了,我快速的扒下自己的衣服,把己经怒火中烧的小弟弟 在小琦的阴户边摸擦以增加肉棒的润滑度,再缓缓的插进去小琦的阴道内,但是感 到阴道口似乎有一点小,于是把肉棒慢慢移入,用力的往前一插,小琦大叫了一声 ,并流出眼泪来,看着她的眼泪,知道自己的鲁莽,内心感到无比心痛与愧究! 「对不起! 妳不要紧吧..」 小琦摇了摇头,表示沒事,我知道第一次大部份的女孩子都会感到疼痛,于是很小 心的慢慢的摆动腰,并用双手安抚她的双乳,等到小琦渐渐的习惯后,再加快摇摆 的速度,当速度加快时,小琦再也安耐不住的开始低吟着,并用力抓着床单不放, 一阵快速的活塞运动,肉棒传来无法形容的快感,当感到快爆发的阶段时,快速的 拔出肉棒往小琦的肚子上射出。 小琦整个人像是虚脱似的躺在床上,床单上留下处子之血,喘息声慢慢恢復平静 ,但脸上的红晕依然未退,我抚摸着她的小脸,亲一下她的嘴唇,非常珍惜的抱她 入怀里,回味片刻前的激情